陜西傳媒網>>文化>>文化快報

走出方寸天地 閱盡大千世界(高峰之路)

——從網絡文學創作談起

作者:

2019年06月22日08:50

來源:人民網

核心閱讀

盡快步入提質增效、轉型升級新階段,這不僅是讀者和市場對網絡文學的新期待,也是網絡文學自身發展的要求

豐富多彩的現實生活,一再為網絡文學走出類型化困境起到破冰船與開山斧的作用

在這個需要史詩而且正在創造史詩的時代,走出方寸天地,閱盡大千世界,回應現實關切,肩負時代使命,不僅是網絡作家,也是所有文藝工作者攀登高峰、打造精品的有為之道

網絡文學經過20余年高速發展,產生大量作者和讀者,催生豐富的文學類型。資料表明,當前中國網絡文學用戶高達4億,注冊作者1400多萬,作品日更字數超過2億。就其發展態勢而言,不少熱點和亮點將會留下足跡,其中包括政策引領強勁有力、創作隊伍持續壯大、現實題材風生水起、“網文出海”千帆競發、產業發展蓬勃興旺、研究評論發力跟進。但伴隨其高速發展也產生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創作質量參差不齊、類型固化問題突出,網絡文學發展遇到創作瓶頸。

如何突破創作瓶頸,提高創作質量,貢獻更多精品,“走出方寸天地,閱盡大千世界”當是制勝之道。只有貼近時代和人民,獲取新的時代生活經驗,網絡文學創作才有望繼續迸發活力。

網絡文學亟待突破瓶頸

在網絡文學發展過程中,類型小說做出重大貢獻:制造大眾文化熱點、開創付費閱讀機制、探路粉絲經濟模式、打造文學文化產業鏈、培育創意產業新業態等。尤其是在網絡文學市場化初期,類型小說因題材鮮活、想象豐富、定位精準,點擊率一路飆升,借助數字化新媒體技術優勢為網絡文學崛起賺到“第一桶金”。

但唯點擊量的類型化量化標準并不可取。文學網站根據市場原則“鎖定目標人群”“精準配制作品”,一些市場關注度高的類型脫穎而出,一些小眾類型卻很難突破重圍。長此以往,不僅會損害網絡文學題材多樣性和內容豐富性,而且會挫傷作者創新精神和藝術個性。此外,每日大量文字的更新壓力,使一些網絡作家不惜在作品中“注水”,導致作品結構松散、語言淺白、思想貧乏。與此同時,一些格調不高的作品也在損害網絡文學聲譽。

應當說,經過20余年高速發展,網絡文學在“數量”上已制造諸多傳奇,但健康可持續發展的關鍵在于提高質量。盡快步入提質增效、轉型升級新階段,這不僅是讀者和市場對網絡文學的新期待,也是網絡文學自身發展的要求。一方面,經過20余年培養與積累,讀者對網絡文學的審美需求早已今非昔比,但目前網絡文學精品率尚低,雷同重復的類型書寫也使讀者產生審美疲勞,這與網絡文學巨大閱讀需求明顯不相匹配。另一方面,作為“全產權運營”前端環節,網絡文學優質IP資源呈現供不應求之勢,市場對網絡文學精品的期待更為強烈。凈化文學生態,突破創作瓶頸,打造更多網絡文學精品,是一項任重而道遠的系統工程。

以精品網文奉獻受眾

“天意君須會,人間要好詩。”不少有識之士呼吁網絡作家跳出“玄幻魔圈”和“修真密室”,走向現實題材的廣闊天地,到轟轟烈烈的現實生活中去創造精品、攀登高峰。令人欣喜的是,近年來現實題材創作呈風生水起之勢。阿耐的《大江東去》《歡樂頌》《都挺好》、齊橙的《大國重工》《工業霸主》《材料帝國》等作品,既以敏銳現實關切把握時代脈動,又保留網絡文學活潑生動文風。何常在的《浩蕩》謳歌改革開放大潮中創業者的傳奇人生,舞清影的《明月度關山》深情關切山區支教青年與農村留守兒童,滕肖瀾的《乘風》聚焦現代民用機場兩代民航人的內心世界……眾多作品中追夢人奔跑的身影和幸福的笑容,生動展現人民生活美好前景和民族復興光明未來。這些有根底有生氣的作品突出體現網絡作家的歷史責任感和時代擔當精神,體現網絡作家對精品化的自覺追求。

現實題材成為網絡文學創作亮點,固然與政策引領、作協倡導以及網站策劃等因素有關,更重要的還是網絡文學自身發展與變革的必然結果。豐富多彩的現實生活,一再為網絡文學走出類型化困境起到破冰船與開山斧的作用。為突破陳陳相因、套路連連的困局,大批成熟網絡作家放下得心應手的類型化書寫,移師現實題材領域,改進藝術創作觀念和審美價值取向,從創作方法上進行戰略性調整。在豐富多彩的現實生活中,創作者不僅能夠體會到“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式的創作自由,而且更容易進入激情飛揚、靈感四射的創作狀態,這使網絡文學總體藝術水準明顯提升,思想內涵不斷深化。對網絡文學來說,積極投身現實題材創作是突破發展瓶頸的有益探索,是因應時變守正創新的必然選擇。

類型化寫作需要新的時代生活經驗來激發活力。當今中國正處于歷史性偉大變革時期,正上演波瀾壯闊的時代活劇。“國家蓬勃發展,家庭酸甜苦辣,百姓歡樂憂傷,構成了氣象萬千的生活景象,充滿著感人肺腑的故事,洋溢著激昂跳動的樂章,展現出色彩斑斕的畫面。”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說,當前網絡現實題材所以出現爆款,與其說是作家在創造和描繪多姿多彩的現實生活,不如說是時代生活經驗催促和引領網絡作家轉向社會現實。

大千世界是創作真正源泉

有人說是網絡文學作家創造了“網文時代”,但我們要說是這個偉大時代創造了眾多順勢而為的網絡作家。的確,眾多優秀作品的誕生離不開作家奇思妙想和所感所悟,但作家們的創作主題和創新靈感,無不與現實生活的啟示和時代活劇的激發有千絲萬縷的關聯。不必說那些成功的現實題材作品,即便那些看似無關現實的類型網絡文學,如果不從現實生活中吸納營養知識,醉心于噱頭或乞靈于套路,或能走紅一時,或可博人一笑,但注定與撼動人心、經久不衰的文學經典無緣。

偉大作品離不開作家對其時代的深刻體察和忠實記錄。馬克思稱贊巴爾扎克“用詩情畫意的鏡子反映了整整一個時代”。列寧稱托爾斯泰為“俄國革命的鏡子”,他創作出“無與倫比的俄國生活的圖畫”。毛澤東同志稱《紅樓夢》是“中國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不僅要當作小說看,而且要當作歷史看。習近平同志認為,一切轟動當時、傳之后世的文藝作品,反映的都是時代要求和人民心聲。

說到底,只有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才是文藝創新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哀民生”的屈原和“憂黎元”的杜甫,因為有上下求索的“傳世之心”,才會有扎根人心的“傳世之作”。重“實錄”的司馬遷和“不穿鑿”的曹雪芹,因有“究天人之際”的慧眼,才有“通古今之變”的文章。對此,強調“絕知此事要躬行”的陸游有一絕妙總結:“法不孤生自古同,癡人乃欲鏤虛空,君詩妙處吾能識,盡在山程水驛中。”他主張作家走出書齋,投身自然,到火熱的現實生活中去感受激情、尋找詩意、擁抱靈感。對于遭遇類型化困境的網絡文學來說,走出幻想天地,閱盡現實世界,理應是突破創作瓶頸的最佳路徑。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人民的需要是文藝存在的根本價值所在。任何脫離社會生活的作品都如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必然營造不出蓬勃生機和澎湃氣象。任何遠離時代精神的創作,無論形式上多么靈巧,也都將是缺乏詩意的閑言碎語,注定與審美吸引力和藝術感染力無緣。創作更多文學精品,需要作者將仰望星空的豐富想象力與腳踏實地的現實生活體驗緊密結合。波瀾壯闊的時代風云、五味雜陳的人間生活,這些盛演不衰的活劇才是創作真正的不竭源泉。網絡作家完全可以將天馬行空般的才華和鮮活筋道的語言結合起來,把現實生活描寫得精彩紛呈、趣味盎然。說到底,文學作品的優劣成敗要通過作家對歷史、時代、社會、生活、人物等方方面面的把握來體現。在這個需要史詩而且正在創造史詩的時代,走出方寸天地,閱盡大千世界,回應現實關切,肩負時代使命,不僅是網絡作家,也是所有文藝工作者攀登高峰、打造精品的有為之道。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制圖:張丹峰 

《 人民日報 》( 2019年06月21日 20 版)

(責任編輯:李莉)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免責聲明: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82267154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apxju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官网重庆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