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傳媒網>>教育>>教育資訊

人工智能會取代人類的藝術創造力嗎

作者:韓業庭

2019年06月13日08:52

來源:光明日報

【熱點觀察·當文藝創作遇上人工智能①】

中央美術學院2019屆碩士畢業生中,有一位叫夏語冰。畢業前夕,夏語冰的畫作同其他同學的作品一道,參加了中央美院研究生畢業作品展。

夏語冰的作品,獲得了中央美院老師們的高度肯定。該校的邱志杰教授專門為她的作品寫下一大段褒揚的評語。另一位教授,受夏語冰作品的啟發,還專門為她創作了一段音樂。

6月15日,夏語冰將赴杭州參加跨界藝術展覽;7月5日,夏語冰將以畫家身份在中央美術學院舉辦個人作品展。

不過,夏語冰并非現實中的真人。她是微軟研發的一款人工智能機器人。這款在微軟內部被叫作“小冰”的人工智能機器人,被培養學習繪畫已經22個月。從剛開始畫得很丑,到慢慢提升,小冰作為一個“畫家”成長的過程,就像追求藝術的人類一樣,經歷了一個漫長、痛苦、艱辛的過程。經過22個月的學習培養,小冰的繪畫作品,達到了一定的藝術水準,才被破格批準化名“夏語冰”參加中央美院研究生的畢業畫展。

在過去兩年的人工智能的風潮下,人們除了目睹小冰作的畫,欣賞了小冰寫的詩,聽到了谷歌開發的人工智能機器人Magenta創作的歌曲……藝術,這塊傳統上被認為是人類智慧金字塔尖的領域也要被AI(人工智能)占領了嗎?

1.寫詩繪畫樣樣精通

“孤陳的城市在長夜中埋葬/他們記憶著最美麗的皇后/飄零在西落的太陽下/要先做一場夢”,這是機器人小冰寫的一首詩。發布于兩年前的人工智能“少女詩人”小冰,經過不斷的深度“學習”,如今已具備強大的“創作”能力。只需上傳一張圖片,給幾個關鍵詞,小冰就能在10秒內替你創作出詩歌初稿。

在研發過程中,工程師們曾用27個化名,在報刊、豆瓣、貼吧和天涯等多個網絡社區的詩歌討論區中發布小冰的作品,在此過程中,沒有人發現作者是個機器人。后來,小冰研發團隊從小冰寫成的數萬余首詩中挑出139首結集出版,取名《陽光失了玻璃窗》。

“少女詩人”小冰“出道”后,引起人們的極大關注和討論,因為這跟AlphaGo打敗柯潔還不一樣。下棋本質上就是一個通過海量大數據和超強計算能力求落子最優解的過程,還屬于“弱人工智能”范疇,但文藝創作完全是一個創造性的工作,而是否具備創造性思維,一向被視為由“弱人工智能”到“強人工智能”的分水嶺。

據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微軟小冰項目負責人李笛介紹,為了達成寫詩技能,小冰學習了1920年以來519位詩人的現代詩,被訓練了超過10000次。一開始,小冰寫出的詩句毫不通順,后來慢慢形成“獨特的風格、偏好和行文技巧。不過,詩歌界對此并未給出好評。比如,詩人于堅就認為小冰的所謂寫作只是個語言游戲,“無論輸出多少句子都算不得真詩,因為真詩是有靈性的”。

如果說“詩人”小冰的創作仍是基于對海量文字的統計和計算,那“畫家”小冰的模型已開始基于情感計算框架。換句話說,“畫家”小冰不僅具有IQ(智商),還開始具有EQ(情商),并且其“創作”開始基于情感激發。這個模型有兩個非常鮮明的特點:會大量使用誘發源,不是讓機器把一種已有的視覺元素,進行復制、拼接,再轉成另外一種風格重新生成,而是要求在誘發源的幫助下,激發人工智能進行新的創作。該模型通過對過往400年藝術史上236位人類畫家畫作的學習,已能獨立完成100%原創的繪畫作品。

此前世界上大多數人工智能的開發都是圍繞著任務驅動型、知識型的路線來架構。但近些年,各大科技公司越來越重視對人工智能EQ(情商)的開發。除了微軟的小冰,亞馬遜開始希望Alexa能夠有同理心,百度也提出“智能體”的概念,要求人工智能更加有個性,更加有“人設”。人工智能的構建已經從單純的IQ開始向“IQ+EQ”演變。長此以往,人工智能將不僅具備人類的智慧,或許還將擁有人類的情感。藝術是人類情感符號化的表現形式,當人工智能擁有情感,并且能夠依靠情感激發來進行文藝創作,那人類獨有的文藝創作能力的確會受到極大的挑戰。

2.離人類的水平還有點遠

不可否認,無論是專家學者,還是藝術家,大部分人都不認可人工智能機器人寫的詩、畫的畫、作的曲是藝術品。因為藝術被認為是創作者對客觀世界的認識,是其主觀情感的呈現,而藝術活動更多是一種創造的過程,它充滿感性色彩,人類藝術創造最大的特征就是情感化。而人工智能是理性的,它整套藝術生產邏輯基于數據,即便人工智能的文藝創作開始加入情感激發和隨機化模塊,但創作的內容仍然是從大量作品中提取、分解、組合而成,這種重組方式不能稱為情感化的藝術創作。國外也有學者認為,人工智能目前沒有可能創造與人類智力相當或者超過人類智力的作品,因為極具個人色彩的創造性活動是無法復制的。

人類對人工智能文藝創作能力的抗拒和排斥,一方面基于主觀情感上的“一時難以接受”,因為在人工智能時代,文學藝術可能會是人工智能機器人留給人類的最后一片施展才華的樂園;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在文藝方面的“造詣”,尚處在“低幼”階段,離人類的文藝創作水平還差很遠,并且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仍然難以跟人類匹敵。

以小冰的繪畫作品為例,乍一看,頗具“藝術色彩”,但仔細觀察會發現,那些作品仍然難以擺脫元素堆砌的痕跡。就像“中國的城市化進程”這個主題,小冰所畫的內容基本上都在“建筑”“人”“家具”這幾個模棱兩可的元素上來回重復。而即便是輸入“城市”這個關鍵詞,小冰依舊會把城市跟椅子、時鐘這類元素聯系到一起,畫作也不算完整,甚至過于抽象。

目前來看,人工智能對人類藝術的沖擊,大部分還是體現在心理層面。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里,人工智能還是很難接替藝術家的創作,即便這些智能機器人創造出一些被人類認可的“藝術品”,那也是基于人的參與設計。人們需要通過了解創作者的人生經歷、社會背景、內心情感,才能試圖揣測一件藝術作品的深意,而人工智能機器人的“文藝創作”,整體上還難以使其“作品”充滿這種感性的色彩。

面對爭議以及種種“不看好”,人工智能的開發者們顯得有些無奈。“無論是‘少女詩人’小冰,還是‘畫家’小冰,從一開始,我們就把它當作一款產品看待,我們從未想過,要讓人工智能與人類的頂級藝術家進行PK,以證明誰的水平更高。”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人工智能創造及商業事業部總經理徐元春坦言,現在人工智能的文藝創作能力,仍存在較大局限性,但他也呼吁人們不要帶著“有色眼鏡”去看人工智能創作,希望“讓子彈飛一會”,多給人工智能一些成長的空間。

3.藝術家不應一味排斥而應加以利用

人工智能對于人類生存現實基礎的改變,迫使人們不得不重新思考藝術與現實的關系、作家和藝術家在藝術活動中的地位、藝術存在的意義及其終極走向等一系列問題。正如藝術批評家李心沫所言,當人類的繪畫作品和運用人工智能程序繪制的作品,已經很難被人進行區分的今天,我們已經無法對人工智能視而不見,一味地唯我獨尊或排斥是沒有意義的。

在人工智能與經濟社會同頻共振的趨勢下,藝術世界將會發生巨大改變,并重塑藝術的邊界,其未來是否會影響到藝術家的主體性身份?是否原本只有人類可以勝任的藝術工作,將被人工智能所取代?這些問題,只有交給時間來回答。

從積極的角度看,人工智能的迅速發展,雖然給文學藝術的發展帶來了空前的挑戰,但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人類從現在開始就可以很好地利用人工智能,來豐富自己的文藝創作。李開復在《人工智能》一書中就指出,人工智能時代,程式化的、重復性的、僅依靠記憶與練習就可以掌握的技能將是最沒有價值的,幾乎一定可以由機器完成。最體現人的綜合素質的技能,比如人對于復雜系統的綜合分析、決策能力,對于藝術和文化的審美和創造性思維,基于愛、恨等情感與他人互動的能力,則在人工智能時代最有價值,也是最不容易被替代的。

對文藝家而言,人工智能技術可以助其一臂之力,幫助他們提高學習效率,在極短的時間內閱遍人間所有的藝術精華,達到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效果。人工智能機器人還可以為藝術家錦上添花,分析素材,增強和豐富藝術表現手法,讓他們的藝術創作更上一層樓,給人類多彩的文學藝術世界增添更加絢麗的色彩,讓文化消費者能體味更為賞心悅目的藝術之美。

比如,小冰的繪畫能力所瞄準的落地場景是服裝面料的圖案設計。李笛介紹,以小冰人工智能框架為基礎,微軟已經同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以及幾家最大的紡織面料企業合作開發了人工智能紡織服裝面料圖案設計平臺。該平臺可以不重樣設計出1026種服裝面料紋樣和插畫。另外,小冰也參與到了廣播電視節目的制作中,截至目前小冰已經為63家電臺和電視臺生產了2800多小時的節目。

無論是今天的被動輸出,還是未來通過持續深度學習實現主動表達,人工智能為人類的文藝創作都提供了多種可能性。盡管對人工智能介入文藝創作褒貶不一,但無論文藝家還是人工智能的開發者,在一點上是有共識的,那就是:藝術家要保存人類的創造力。

(責任編輯:袁娜[實習])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免責聲明: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網只是轉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稿酬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電話:029-82267154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apxju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官网重庆时时彩开奖